Merck
CN

加速您的
COVID-19研究工作

MILLIPLEX®多重检测试剂盒有效助力COVID-19研究


什么是“细胞因子风暴”?

当免疫系统对病原体或其他免疫原性物质(如药物)产生过度反应时,过度炎症反应可触发免疫细胞产生过量的信号分子。这一现象即为细胞因子风暴综合症或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该急性或全身性炎症可导致肺部积液、呼吸窘迫、多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仅供研究使用。不可用于诊断。

使用MILLIPLEX® Human Cytokine Panel A对脓血症组和正常对照组血清/血浆样品进行的对比

图 1.使用HCYTA-60K试剂盒对健康对照组(n=20)和脓血症患者(n=16)的血清/血浆样品(取自BioIVT、Discovery和 BioChemed)中炎症因子浓度进行检测,25µL/孔。此处所示为近期报道在SARS-CoV-2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CRS)研究中浓度上调的部分分析物。

细胞因子风暴与COVID-19 (SARS-CoV-2)有何关系?

SARS-CoV-2病毒引起肺部感染,继而可引发细胞因子风暴。过量的免疫细胞及其信号分子可引起肺部局部炎症反应,导致呼吸窘迫和血氧水平降低。细胞因子风暴可导致严重的临床症状和不良的患者预后。

有些关于COVID-19细胞因子谱的早期文献发现IL-2、IL-7、G-CSF、IP-10、MCP-1、MIP-1α、TNFα和铁蛋白1水平均有所增加。另一项研究发现IL-6的水平也随着SARS-CoV-2感染而有所增加2。Tocilizumab(IL-6受体单克隆抗体注射剂)是一种针对IL-6受体(IL-6R)的免疫抑制性单克隆抗体疗法,自2020年3月26日起,已被FDA批准用于三期临床试验,以评估其治疗严重COVID-19肺炎的有效性。与健康受试者相比,COVID-19患者的IL-1β、IL-1RA、IL-8、IL-9、IL-10、FGF-basic、GM-CSF、IFNγ、MIP-1β、PDGF和VEGF经研究表明也有所增加3

目前,关于SARS-CoV-2的研究也正在猕猴等非人灵长类动物身上进行,让研究人员能够在相关动物模型中测试可能的疫苗和抗病毒药物/治疗方法的效果。

最近使用MILLIPLEX®非人灵长类试剂盒进行试验的一篇文章,分析了暴露于SARS-CoV-2的猕猴在多个时间点的血清中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水平的变化。研究显示IL-IRA、IL-6、IL-10、IL-15、MCP-1、MIP-1β增加,TGFα 4减少。

我们的MILLIPLEX®多重免疫检测试剂盒可帮助研究人员对大量分析物进行同步定量分析,以更好地理解人类免疫反应。我们的48-plex人细胞因子/趋化因子/生长因子试剂盒A可实现细胞因子风暴、败血症等疾病中细胞因子变化趋势的快速检测,大大节省操作时间和样本量。我们提供各种各样的MILLIPLEX®可溶性蛋白和细胞信号试剂盒,可在抗病毒免疫反应研究中帮助阐明下游信号通路的状况。我们的产品组合提供适用于大多数物种的分析物,包括用于疫苗研究的非人灵长类动物检测试剂盒。

SARS-CoV-2病毒粒子由核衣壳蛋白(N)包被的RNA组成,而核衣壳蛋白又为膜蛋白所包裹。围绕这一内核的冠状突刺蛋白由亚单位S1和S2以及与人类细胞ACE2受体结合的受体结合域(RBD)组成。 受体结合后,病毒进入细胞内,接管细胞结构并进行繁殖,进而继续传染。病毒的结构蛋白为引起免疫反应提供抗原潜能。病毒感染后,体液免疫系统做出应答,首先产生免疫球蛋白IgM,然后产生IgG,从而形成长效免疫。IgA是一种粘膜免疫反应的产物,也存在于血液中。

研究人员通过检测人体血清和血浆中与SARS-CoV-2抗原结合的IgM、IgG和IgA抗体的含量,可识别出接触过SARS-CoV-2病毒且产生一定程度免疫反应的人群。还可进一步了解COVID-19感染和恢复过程中的免疫反应情况。MILLIPLEX®SARS-CoV-2 Antigen Panels 1IgM、IgG和IgA是基于Luminex® xMAP®技术的三款新磁珠法多重检测试剂盒,能够同时分析人血清和血浆样本中IgM、IgG和IgA抗体含量(视所选试剂盒而定),这三种抗体可识别以下任一分析物:SARS-CoV-2突刺蛋白S1、SARS-CoV-2突刺蛋白S2、SARS-CoV-2 RBD、SARS-CoV-2 N。

MILLIPLEX®试剂盒生产于符合ISO 9001:2015标准的工厂,且其仅供研究使用(RUO),不得用于临床或医学诊断。






参考文献

1.
Green MS. 2020. Did the hesitancy in declaring COVID-19 a pandemic reflect a need to redefine the term?. The Lancet. 395(10229):1034-1035.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630-9
2.
Ruan Q, Yang K, Wang W, Jiang L, Song J. 2020. Clinical predictors of mortality due to COVID-19 based on an analysis of data of 150 patients from Wuhan, China. Intensive Care Med. 46(5):846-848. https://doi.org/10.1007/s00134-020-05991-x
3.
Huang C, Wang Y, Li X, Ren L, Zhao J, Hu Y, Zhang L, Fan G, Xu J, Gu X, et al. 2020.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The Lancet. 395(10223):497-506.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183-5
4.
Munster VJ, Feldmann F, Williamson BN, van Doremalen N, Pérez-Pérez L, Schulz J, Meade-White K, Okumura A, Callison J, Brumbaugh B, et al. Respiratory disease and virus shedding in rhesus macaques inoculated with SARS-CoV-2. https://doi.org/10.1101/2020.03.21.001628